“⼈們會問他是否意識到他為Viognier做了多少事,”Vernay的女婿Paul Amsellem說: “他只是說他在做他的⼯作,他喜歡說他沒有出售他的葡萄酒,⽽是⼈們來購買它們。”

Georges Vernay 喬治.維奈 MR.Viognier - Condrieu的教皇

    Georges的⽗親在1943年創⽴酒莊,並且在幾年內擴張到17英畝 。第⼆次世界⼤戰後,Condrieu陷入了艱難時期,Viognier⾹氣豐腴的吸引⼒已然從市場上消失了。 但是喬治毫不畏懼...

   

   喬治於1965年至1995年擔任長達30年的Condrieu種植者協會的會長,和Pierre Perret (André的⽗親),Alfred Gerin(Jean-Michel的⽗親) 以及Edmond Duclaux (Benjamin and David的⽗親),⼀起指導當地的種植者並幫助Condrieu恢復過去的榮耀。至此,他贏得了綽號'Condrieu的教皇'和'維歐尼先⽣“。新⼀代葡萄種植者,如Yves Cuilleron,Julien Pilon, Francois Villard,AndréPerret,Pierre-Jean Villa,他們皆感謝喬治

的領導,因為他開闢了康莊道路,將Condrieu的風格轉變為專注於新鮮度和純淨的風格。現在,新⼀代的釀酒師跟隨他的指導,讓該產區再次成為世界上最偉⼤的⽩葡萄酒之⼀。“當他在1940年創建了AOC時,他創造了⼀種新的Condrieu風格,⼀種沒有殘糖的風格,”Pierre-JeanVilla說道,“他⼀路上幫助了許多年輕的釀酒師提供建議,無私地分享他的經驗。並且,他將Chavanay的葡萄園給了我,他真的是美好⽣活的典範。“

 

Christine Vernay 克莉絲汀.維奈 承先啟後,發揚羅蒂丘

     當⼈們想到Condrieu時,應該會⽴即想到⼀個⼈,那就是Georges Vernay。 ⼀個男⼈單槍匹⾺,拯救了維歐尼葡萄,使得該地區至今仍保留傑出的地位。然⽽,雖然他的⽩葡萄酒受到尊敬,但焦點必然會放在下⼀代身上,在Georges Vernay退休後,正是他的女兒克莉絲汀⾛上了舞台。

     接管⼀家以⽩酒聞名的酒廠肯定是⼀種挑戰,克莉絲汀接⼿時⼗分同意。 她說:“這份事業很難,因為我⽗親非常有名,釀造的酒款充滿個⼈魅⼒。顯然,釀出頂尖的紅葡萄酒將展現我的能⼒!

在她接管了莊園之後,紅葡萄酒的做法⼤⼤改變。包含了“針對不同的地塊耕作”,’’嚴苛的挑選橡⽊桶’’,’’細緻地榨取葡萄汁’’和’’最⼩限度的⼈為⼲預’’。這種改變取得了什麼成果︖⾸先要說的是,它有助於了解地塊的潛⼒。事實上,在過去的⼗年裡,這徹底改變了酒廠的紅葡萄酒風格。從Fleurs de Mai到Maison Rouge,她為她們各⾃詮釋了⾃⼰的風格。不僅如此,因為喜愛希哈,她還前往義⼤利名莊Vietti,與Luca Currado⼀起參與Syrah Cortona的製作。克莉絲汀說:現在,當我⽗親喝了我釀的紅葡萄酒時,他同意了我10年前所做的改變,這實在是⼀個很⼤的肯定!現在,Domaine Georges Vernay的50%產量是紅葡萄酒,Christine對她的成就及其所造成的影響感到⾃豪。 她強調“我想製作強⼤的葡萄酒,但不是結構強⼤的那種,⽽是強⼤的深度與復雜度”。

隆河七傑經典合照,由右數來,你(妳)認的出幾個︖

Jean Louis Chave, Michel Chapoutier , Chateau de Beaucastel , Domaine Georges Vernay ,Maison Guigal , Paul Jaboulet Aine , Chateau Rayas

Le pied de Samson

‘’參孫之⾜’’

建議售價:1750元

Les terrasses de l’Empire ‘’國界’’

​建議售價:3500元

Les chaillées de l’enfer ‘’不滅之⽕’’

建議售價:4500元

Coteau du Vernon

‘’芙濃’’

建議售價:5600元

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。未滿18歲禁止飲酒

© 2017 BY